公告:
欢迎光临波波球红酒网,新品上市智利巴诗歌红葡萄酒 详情请点击
  • 2011年11月13号
  • 广州 26℃~16℃
  • 晴转多云

◎当前位置:波波球红酒批发中心 >> 红酒文化 >> 酒客情感 >> 浏览文章

踩着平安夜的歌声

责任编辑:波波球红酒社区 时间:2011/7/7 16:54:00   
  • 他,从南边回来,刚刚迈出候机大厅,雨点就滑进他的脖子。好怪,今年的平安夜怎么不下雪?他心里嘀咕着,顺手竖起外套的领子,这时一股熟悉的气息钻进他的鼻子。那气息混合了他的体味和妻子惯用的一种清洁剂的香味。这气味,多少年来对他来说仿佛就是家的气味。半年前离家,他没有带走多少东西,对一个要去过新生活的人,不需要太多旧日的记忆。但是,为什么没有像舍弃妻子、儿子、房子一样舍弃这件旧外套呢?他至今都没有闹明白,就像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今晚会再回来,当初走的时候,为了和她结合,他怀里揣着妻子签好字的离婚证书,铁了心买的是单程机票。

      雨,固执地下着,一把一把地撒在密密层层葱翠的塔松上面,也撒在落尽叶片光秃秃的白桦树的枝干上,然后滴溜溜地滚下来,被住家前院五颜六色忙碌闪烁的装饰灯照得通体透明,像一群正在赶夜路的精灵。他,也是个赶夜路的精灵,等不及出租汽车一路从机场滑到家门口,匆匆塞过去几张钞票,说声:“不用找零钱了。”便提着旅行箱,几步迈到了自家的门前。离去整整6个月,他再度踏上这个门槛时,并没有陌生的感觉。他自信地以为,这个家是一个永远的栖息地,哪怕当初他是多么狠心地弃之而去。

      和妻子结发十六载,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将近六千多个日子一眨眼就这样滑了过去。除了一天天长大的儿子,以及自己不断增长的体重与白发,好像一切都没有了新意。没有新意的日子,唯一可做的事儿就是回忆前尘往事。这两年,她怯怯的影子一直在他心里流连,对她,他有割不断的思念。当年,他、妻子和她都是大学同班同学,他对她们俩有着同样的好感,只是当年妻子热情主动,他们便结合了。而她,默默地嫁给了一位外班同学,后来从老同学口中辗转知道她也来美国了,育有一子一女,打工、读书、开洗衣店,苦苦经营。

      这些年他也是苦苦经营,在公司,好容易爬上主管的位置。而那种位置,他的妻子早在5年前就坐稳了,妻子所在的那家公司,比他的要庞大得多。妻子人缘好、事业成功对他成了一种伤害。甚至妻子无休止的忙碌、过早出现的皱纹对他都是一种威胁。他觉得妻子冷淡、疏远、高高在上,总之,是越来越不需要他了。这使他懊恼万分,使他支离破碎残缺不全。为了掩饰羞耻的感觉,他学会了伪装和逃避,甚至不再和妻子做爱。夫妻之情荒废久了,也像学业荒废久了一样,慢慢地就跟不上进度。这样的日子多了,他几乎忘记了在许多年以前,他们曾经那么甜蜜地相爱过。

      去年,她说她和丈夫离婚了,他马上意识到,他和妻子离异的时候也到了。感谢上苍给他这个机会,他可以和她做夫妻,他还觉得,和妻子这十来年的婚姻实在是个天大笑话。真正该和他成夫妻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妻子。他要离婚,妻子没有为难他,为难他的是生活本身。从北飞到南,他和她生活了半年后发现,校园别后的十几年里,他和她改变的不仅仅只是外貌,他们无法过下去,他,不得不面对事实,再买一张单程机票试图回到前妻的身边。

      “圣诞快乐!”前妻在拉开门的瞬间,对他快乐地喊了一声。一屋子的客人闻声都涌了过来,仿佛他是乘着驯鹿拉的雪橇来给孩子们送礼物的圣诞老人,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件让大家无比吃惊的礼物。这时,一位和他年纪相仿的美国男人,和善地朝他送来一杯玫瑰色的葡萄酒,然后揽着他前妻的腰,以男女主人身份向所有来参加圣诞派对的客人们举杯祝酒。前妻得空到跟前悄悄地对他说,儿子今晚当Christmas Waits,随圣诗班挨门挨户唱圣诞颂歌报佳音去了,凌晨才能回来。还说,如果他愿意,可以在她家客房留宿等儿子回来。妻子以为他的来访只是为了见见儿子。他对前妻摇摇头说了个谎:“我已经订了旅馆。”

      告别出来的时候,脚尖踩着《平安夜》的歌声,雨仍然在头上飘,他觉得自己是个通体透明,无家可归的夜行幽灵。

    本文首发于波波球红酒社区|news.boboqiu.net|
 
 



QQ客服:

QQ客服: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