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欢迎光临波波球红酒网,新品上市智利巴诗歌红葡萄酒 详情请点击
  • 2011年11月13号
  • 广州 26℃~16℃
  • 晴转多云

◎当前位置:波波球红酒批发中心 >> 红酒文化 >> 酒客情感 >> 浏览文章

高脚杯的爱情

责任编辑:波波球红酒社区 时间:2011/5/28 16:22:00   
  •  

    点击浏览下一页

    玻璃器皿厂里每天都生产着成千上万只杯子,透明的,不透明的。茶杯,咖啡杯,高脚杯。而他和她,只是众多高脚杯中普通的两个。

      杯子,难道也有性别吗?我想,可能是有的;就拿他俩来说吧,他就认为自己是个男子汉,因为他比她稍大一些,厚一些,看起来更结实些。而她呢?相比之下就显得纤弱一些碰撞时的声音比他清脆,更富有一些女人味。更重要的是,他出生时被在左边的架子上,而她,则被方在右边的架子上,他们俩面对面,中间隔着一条过道。

      他早就开始注意她了,她在众多和她一样的杯子中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在他的眼中她显得更为清澈透明而且格外稳重,不像她身边的那些杯子一样叮叮铛铛响的闹人,她总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听别的女高脚杯们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这样,就更显得她超凡脱俗了。

      他自从注意上她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和其他男高脚杯扎在一起高谈阔论了,虽然,他曾经是他们当中很受欢迎的一个。

      现在,他最愿意做的,就是静静的看着她,仔细的端详她。"她的皮肤真是好极了,气质也高贵,如果有她做我的女朋友,该有多好!"他不只一次这样想到。

      她渐渐地也察觉到站在她对面的那个男高脚杯总在看自己,她有一些惊慌,有一些害羞,还有一点窃喜,她偷偷的打量了一下他,长的很英俊,而且,从他看自己的眼神中她能看出,他对自己绝没有恶意,而是充满了好感。她对他的印象也不错。

      时间长了,他俩就熟识起来,两个人目光相互接触时,她也会对他友好的点点头,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那一阵子,他快乐极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杯子了。

      但是,唯一一点令他觉得遗憾的就是,至今,他还没和她说上一句话。

      这一日,阳光像往日一样照进仓库里,可是,杯子们的生活却要改变了,他(她)们将被运出这里,送往各个商场,超级市场。毕竟,他们被做出来,是要往外供人使用的。

      他害怕极了,从来没有离开货架子的他,此刻被放在货车上,不知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他想的最多的,也是最让他担心的,就是是否还能见到她,是否还能和她在一起。

      他仰起头,看看高高的架子上的她。没想到她也正在悲伤的看着他,脸上满是别离的哀愁。

      "她也不希望离开我。"他这样想着。这多少给他带来一丝宽慰。

      工人们开始给她所在的架子装车了。当一只大手把她拿起时,他的心就被悬起来了。

      她将被拿到哪里去呢?这是否是他们的生死离别呢?他死死的盯着那只手,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她了。他悲哀的想。

      天呐,那只手拿着她向自己这边移过来了,这是真的吗?上帝,你真的这么仁慈吗?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慢慢的,那只手把她放在他的身边,离去了。看着身旁真实的她,感受着她的气息,他终于相信,这一切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大喜大悲转换得太快,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你好,我们终于见面了。”曾经有一肚子的话要对她说的他,此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结结巴巴的弄出来这么一句。
      “是呀,我们终于见面了,好有缘分。”她婉尔一笑,显得那样迷人。
      “你……”还没等他说完,货车启动了,车子猛的一晃,他一下子撞到她的身上,她的脸刷的红了,从她出生,还没被异性碰过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看到她的脸红了,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忙不迭地给她道歉,心里一个劲的怪自己莽撞,唐突了佳人。
      “我们会不会死呀,待会车开起来,我们撞在一起,也许会碎的。”她望了望身边众多的杯子,担心的说。
      “放心吧,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说完,他脱下身上的泡沫防撞包装,披在她的身上,自己则毫无保护地站在那里。
      “不要,这样你会死的,我不要你死!”她都快急哭了。
      听到她的话,看到她为自己着急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好幸福。他拍拍自己的胸脯说:“没关系的,我的身体结实着呢,我不会死的,我还要保护你呢。”
      “你对我真好。”她拉着他的手,无比温柔地对他说道。

      天呀!他快幸福的晕过去了,有她这句话,死了他也认了。
      一路上跌跌撞撞,险象百出,他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死掉了,唯一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她一路上都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关切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他。终于,目的地到了——一家大型超级市场。他和她被摆在了货架上,大家都完好无损,真好。

      可是他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她和他离的实在太远了,中间隔着水杯和咖啡杯,想看她一眼都很困难,更别提和她说话了。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站在她身边的那只咖啡杯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东西,别看他长得像个绅士似的,可准没安好心,瞧他看她的眼神都不对。这不,又嬉皮笑脸的和她搭个上了:“呦,小妞,长得不错嘛,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可是正了八经的贵族血统呀,跟了我,你就享福去吧……”他听了,都快气炸了。还好,她白了他一眼,没理他。那家伙自己讨了个没趣,收声了。

      几天过去了,他想她都快想疯了,但是他依然毫无办法,他所能做的,只有静静的等待,等待超市营业员下一次为杯子们调换位置。而她呢,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她每天除了想念他之外还要应付身边对她不怀好意的坏蛋。他们两个真的是好苦,每天饱受相思之苦,却无法相见,现在他俩唯一期盼的就是每一天清早的到来,因为那时阳光会从超市的窗子照进来,他和她就可以在阳光的照耀下通过对面的不锈钢水壶看到彼此模糊的影子。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慰藉吧。但是阳光照射的时间实在太短了,稍纵即逝,他俩只能再期待着明天同一时刻的到来。

      那只咖啡杯渐渐看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不屑地问:“你喜欢的是那只土瓜?太没眼光了!”
      “至少,他比你强很多。”她冷冷的说。
      咖啡杯碰了一鼻子灰,但并不死心,他转眼间想出了一个可怕的主意,他要致他于死地!他对身边的咖啡杯说:“传话给那边的兄弟,给我把那小子从货架子上挤下去。
      哼,跟我斗,我要你粉身碎骨!“挨着高脚杯的咖啡杯得到了命令,狠狠的撞了高脚杯一下,高脚杯本来就是头重脚轻,被这么一撞,摇摇晃晃的向货架边缘栽了过去,眼瞅着就要掉下去,被摔碎了!

      忽然,一只大手扶住了高脚杯,原来是超市的经理。他叫来了营业员,训斥到:"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同类商品要摆在一起,这样才能方便顾客选购,高脚杯要放在一起,咖啡杯放在对面的架子上,马上动手重新摆放!"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站在她的身旁了,他俩并肩站在一起,好和谐。那只可恶的咖啡杯站在对面,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却毫无办法。他俩互相拉拉手,会心的笑了。
     
      这一天,超市来了一对夫妇,那个少妇看到高脚杯,夸张的叫到:"哇,好漂亮的杯子,亲爱的,我们买几只回去,喝香槟时用它,多气派呀!""好哇亲爱的,你挑那种小一点的,我选这些大一些的,男女有别嘛。"说完,他拿了几只放进货车里。那个女的左挑右选,选中了几只,也放进货车里,其中包括那只女高脚杯。

      男高脚杯急得快发疯了,她被买走了,而自己却仍然在货架子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货车上被推走。"我们就这么分开了吗?我们开心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呀!老天,你怎么这样不公平!"他呆呆地望着远去的货车,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破碎,他甚至想一头从货架子上扎下去,了结了此生。

      "傻瓜,你最终还是得不到她,你注定就是个失败者,你是斗不过我的!"货架子对面,那可恶的咖啡杯简直快乐疯了。

      面对咖啡杯的嘲笑,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有些傻了,他实在不相信他俩就这样分开了,这一切太突然了,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岂知聚散难期,翻成云愁雨恨。唉,年轻人,想开些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他身旁的茶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他站在那里,像一个雕塑,一动也不动,但在他的脑海里,回想的全是以往的开心日子。他知道,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喂,那对夫妇回来了!"茶杯推了推他,惊叫到。

      他们回来了?他擦了擦眼睛,是真的,他们真的回来了,并且站在自己跟前停了下来。

      只听那个女的说:"你也不好好挑挑,那只杯子上有那么大的一个气泡也看不到。"然后,她拿起男高脚杯,仔细看了看说:"这只不错,就换它了。"说完把他轻轻放进车里。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女高脚杯见到他也来到货车里,破涕为笑,脸上的泪水还没干呢。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他爱怜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紧紧地抱着她说。

      经过一段路程,他和她来到一间装修豪华的大房间里,整个房间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墙壁上贴着大大的喜字,看样子,这是一间新房。他和她被放在酒具柜里。

      "这多像为我们俩布置的新房呀!现在我要对天发誓,我要给你幸福,我会永远爱你的!"他深情的对她说道。

      她没有作声,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一切,都已经写在她的脸上了。

      接下来的日子,是既轻松又快乐的。男女主人喜欢在每天傍晚的时候用它们两个盛着葡萄酒,站在窗台前,互相靠着呢喃细语。它们也喜欢被主人轻轻碰杯的那种感觉。这里,无疑是它们的天堂。

      但是,这种好日子仅持续了一段时间,它们的生活又改变了。那对夫妇出国定居了,它们被当做旧货买给了一家酒吧,她和他被清洗后并排倒挂在吧台上。震耳欲聋的的士高音乐和闪烁不停的灯光弄得他俩头昏脑胀的,很想吐。

      "这里真的好吵好难过,我快受不了了。"他用尽了力气大喊才能使她听得到他的话。
      "相开些吧,至少,我们还在一起呀。"她很会安慰人。

      这时,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粗壮男人来到吧台前,拍着桌子叫道:"给我来一杯威士忌。"侍者伸手摘下了男高脚杯,倒了一杯递给那个男人。
      他几乎快被呛死了。他只尝过柔和的葡萄酒,哪里受过这样浓烈的酒?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好在那个男人喝完了一杯后就离去了。他被刷洗干净后又被放回原来的位置。

      "你还好吧?"看到他难受的样子,她心疼极了。
      他实在说不出来话了,只好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可是他的肚子里仍翻江倒海的。

      第二天,那个男人又来了,仍旧是用他喝威士忌,只是这次他一杯接一杯的喝起来没完。渐渐的,他喝多了。当他起身离去的时候,手一碰,高脚杯被带落了,掉在地上,碎了。残留在杯壁上的酒滴滑落下来,像是他的眼泪。

      她在杯架上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傻了。她木然的看着他的碎片被扫起,到进垃圾桶里。她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掉。她觉得自己的思维好象没了。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她全身,她的身体已经裂开了一条缝,折射出的光芒是那样刺眼……

      "咦?这只杯子怎么裂了?便宜就是没好货!"说完,侍者把她从杯架上摘了下来,随手扔进垃圾桶里。她也碎了,她的碎片和他的碎片混在一起,再也分不出谁是谁了……

    本文首发于波波球红酒社区|news.boboqiu.net|
 
 



QQ客服:

QQ客服:

QQ客服: